>小龍會>會員訪談

會員訪談MEMBER INTERVIEWS

詩書畫郵 樂而忘憂——訪集郵達人蘇晨光

返回 發布時間: 2012-6-18 11:24:18 | 作者: 小龍集團

    在盛世名門,有這樣的一個普通的老人,普通到在大街上很快就會沒入人群。然而他的“郵齡”長達六十余載,不僅收藏有珍貴經典的郵票、明信片、信封等上萬枚,還舉辦郵展、鑽研書法、畫畫、雕刻……他,就是荷香六街的蘇晨光老人。

百枚龍片慶龍年

    “這是1月5日壬辰年郵票首發日去貴港龍山蓋的郵戳,除了龍山,還去了東龍、桂平的石龍跑戳。龍年龍片龍郵龍戳,非常有紀念意義。”在4月27日的郵展上,蘇老耐心地向前來參觀的市民講解著參展龍年封、龍年片背後的故事。爲了這個龍郵展,他前後忙活了半個多月。

    郵展上,一套栩栩如生的龍年封吸引了廣大市民的目光。這是蘇老親手設計的壬辰龍,一套10枚,模樣、神態各異。上邊的郵戳日期有兩個,1月5日爲首日封,1月23日(農曆正月初一)是拜年封。蓋上郵戳後,蘇老便將自己設計的龍年封、龍年片送給親朋好友。令人驚訝的是,蘇晨光的龍年封、龍年片不是批量印刷的,每一個信封上的龍都是他親手畫上去的。“畫了大概有兩三百吧,手繪封雖然沒有多大價值,但是這也是我的一片心意......”

    與別的集郵家不同的是,蘇老偏向于集郵戳。郵票還能用錢買回來,但收集郵戳只能與全國各地的票友交換,比較費時費力,但蘇老樂在其中。因爲集郵戳,他不僅能認識全國各地的郵友,還能與他們交流集郵心得。“我現在正在收集帶‘龍’字的地名戳,聽說全國有1000多個,通過各地的郵友,我已經收集了100多個。”蘇晨光解釋,帶“龍”字的地名戳即全國各地帶有“龍”字的地名,包括市名、縣名、村名等,比如貴港的石龍、東龍、龍山等等。“龍封龍片龍票龍戳慶龍年,我今天拿出來展的全部都與龍有關,希望能讓更多的人欣賞到豐富多彩的龍文化。”

集郵博覽古今

    蘇老是上海人,在文革中,輾轉來到貴港。他從小便開始集郵,起初是爲了臨摹信封、郵票上花花綠綠的圖案,久而久之便開始有意識地分類集郵。但是在文革的那一場浩劫中,他所有郵集皆被沒收,直至2000年後才開始重新收集各類郵品。至今已集有厚厚的二十多本冊子,每本800多張各種珍貴的票、封、片,這些就是他的心頭寶貝。

    談到集郵,蘇老甚是歡喜,拿出自己珍藏的郵集,小心翼翼地翻看。“這是文革時候用的布票、糧票,還有豬肉票。非常珍貴,現在有錢也很難買到了。我跑遍了全國,才集得這麽幾十張票。”回憶起文革時的那段艱苦歲月,蘇老慢慢摩挲著郵冊,說,“這些票是對那段日子的一種紀念,也讓我的子孫對那段曆史有一個更直觀、更深刻的了解。”

    在蘇老的引導下欣賞郵集,感覺像在欣賞連環畫,連對郵票一竅不通的人也會愛不釋手。蘇老喜歡收集全國各地的景點門票,單是南山寺各個時期的門票就有6種。一元、四元、十三元......順著蘇老的解釋,加上門票上文字介紹及圖案的變化,你能從這些五彩斑斓的油品中了解到時代的變遷,這些都是經濟發展的有力見證。

方寸間尋找樂趣

    很多人把收藏當作投資手段,但在蘇老這兒,卻是“不爲賺錢,只爲興趣”。 2010年,蘇老有幸得到了一張中央電視台大型綜藝節目《歡樂中國行》走進貴港的晚會門票,但他卻沒有進場觀看,因爲進場要撕掉副券,他舍不得。當時有人想用300塊錢買這一張票,但蘇老拒絕了,他說,這張票是用來收藏的,給多少錢都不賣。

    除了集郵,蘇老還有個愛好:臨摹偉人詩詞。小小的明信片上,可書寫的空間不多,但蘇老能把一首毛澤東的《滿江紅》,書寫在20平方厘米的方格裏,惟妙惟肖,堪稱一絕。“開始我也不會寫,而且也沒有這麽細的筆,所以只能用普通的簽字筆進行練習、模仿,練習多了,慢慢就掌握了下筆的技巧。”蘇老一邊說一邊拿出了自己制作的長達五米的卷軸,裏邊都是毛澤東的詩詞和畫像,“毛澤東、鄧小平、孫中山......這些偉人的字迹我都練習過,以前還篆刻他們的畫像和圖章,現在老了,容易眼花,所以就不刻了。”

    “詩書畫郵,樂而忘憂”,說的大概就是像蘇老這一類人。蘇老常說,集郵讓他有了精神追求,開拓了視野,也讓他老有所依,老有所樂。


郵展上的蘇晨光

蘇老與郵友交流